创造力的明显悖论


  • 原文:
  • 作者:Zorana Ivcevic Pringle Ph.D 译者:Great Whale
  • 日期:2020-04-16 创建:大鲸 访问:211
  • 标签:创造力 焦虑 抑郁 理智

我的实验室在《美学、创造力和艺术心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新论文,研究了艺术家和富有创造力的人的心理脆弱性和优势的长期问题。在国家艺术基金会的支持下,耶鲁大学的情绪智力(情商)中心的研究人员发现,相对于那些不太有创造力的人们,艺术家和其他富有创造力的人更有可能被描述为一种由高于平均水平的如压力和焦虑这样的心理脆弱性,以及诸如希望和自我恢复力这样的心理优势所构成的组合体。 

该项目的灵感来自于弗兰克·巴伦(Frank Barron)对创造性个体的描述,即“既天真又博学,既具有破坏性也具有建设性,时而疯狂却也具有坚定的理智”,弗兰克·巴伦是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的太空竞赛中,处于创造力研究的第一个黄金时代的创新学者。当美国与苏联竞争时,很明显,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谁是有创造力的人,以及将来谁可以有创造力。巴伦(Barron)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创意研究中,他和他的同事研究了不同的人群,例如研究生、数学家、艺术家和建筑师。他们没有一次测试一个假设或想法,而是让研究参与者参与了多天的评估,包括认知测验、人格测评、观察和讨论。如果有创造力的人可以“既天真又博学,既具有破坏性也具有建设性,时而疯狂却也具有坚定的理智”,那会是什么样子? 

在我的实验室中,我们招募了两组人来研究这个问题:在顶尖艺术学校任职的视觉艺术家和未被选为特别有创造力的人的一般样本。我们决定研究艺术家,因为他们必须具有专业创意。所有参与者都完成了日常生活中的创造力测量。他们不仅被问到艺术创造力,还被问到科学、技术或发明、写作、企业家精神、设计、幽默或烹饪方面的创造力。 

我们要求所有参与者完成对各种心理资源和脆弱性的一套评估。先前的研究表明,所研究的所有心理脆弱性(包括压力、焦虑和沮丧)都对身心健康产生负面影响。我们没有在精神疾病诊断时检查焦虑和抑郁,而是询问有关焦虑和抑郁相关感觉和症状的日常经历的问题。例如,我们询问人们在前一周“发现很难提高主动做事的能力”的频率,“发现很难放松下来”或“经历呼吸困难的频率(例如呼吸过快,或是在没有体力消耗的情况下呼吸困难)。” 

我们研究的所有心理资源——希望、心理健康和自我韧性——都在先前的研究中显示出来,可以预测积极的人生结局。希望是“我将克服这种困境”的态度,并结合考虑实现目标的多种灵活方式。自我韧性是指从困境中成功恢复的能力。具有较高自我适应能力的人形容自己具有“坚毅”的性格,能够从被惊吓中快速康复,能够找到使他们对自己的日常生活保持兴趣的事物,并能够给他人留下积极的印象。同样,心理幸福感包括生活中的目标感、个人成长、自我接纳、应对日常挑战的能力感、自主感,以及与他人的积极关系。这些品质是心理资源,因为它们在面对疾病(例如多发性硬化症)或必须应对具有挑战性的生活经历(例如,作为行为障碍儿童的父母)时可以预测更积极的结果,并且与身体健康的生物标记物(例如,较低的心血管疾病风险,与较少炎症相关的基因表达谱)相关。这些心理资源即使在考虑到疾病或其他挑战之前的调整并考虑到症状的严重性之后,也有助于身心健康。 

我们的研究发现了什么?首先,艺术家表现出更多的焦虑和压力,但也表现出更大的希望、自我弹性和心理健康。这样一来,艺术家既比一般人境况好(因为他们有更高的心理资源),又比一般人境况更差(因为他们有更高的心理脆弱性)。

除了分别检查每个脆弱性和资源之外,我们还研究了资源和脆弱性的组合。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更多的脆弱性与更少的资源有关。如果人们经历更多的压力、焦虑或抑郁症状,那么他们就不太可能拥有希望或心理健康。但是,这种更高的脆弱性和更少的心理资源的模式并不适用于所有人。大约四分之一的人同时具有平均脆弱性和平均资源,十分之一的人具有高于平均水平的脆弱性和资源。 

与非艺术家相比,艺术家更有可能展示脆弱性和资源。我们招募了以创造力着称的艺术家,但我们不仅对艺术创造力感兴趣。我们还检查了视觉艺术以外的更广泛的创造力,我们发现更具创造力的个体在心理脆弱性和资源上同时高于平均水平的可能性更高。 

换句话说,弗兰克·巴伦(Frank Barron)是对的。有创造力的人会“时而疯狂却也具有坚定的理智”。富有创造力的人并不是唯一地变得更好(或更快乐)或更糟(就像受苦的艺术家的刻板印象所暗示的那样)。相反,它们平衡了脆弱性和资源。他们的资源可能会帮助他们应对所面临的挑战。脆弱性和资源的确切性质可能取决于创造力的特定领域(无论我们是在谈论艺术家、科学家还是企业家),这是我们将来必须研究的内容。

 

相关诉求 [ AI食疗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