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有动力锻炼的真正原因


  • 原文:
  • 作者:Denny Watkins 译者:Great Whale
  • 日期:2023-01-06 创建:大鲸 访问:296
  • 标签:不喜欢运动 真正原因

您的肠道健康是否会成为您锻炼或缺乏锻炼动力的原因?  

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研究人员最近探讨了这个话题,当时他们想找出为什么一些实验室老鼠似乎喜欢它们的运动轮,而其他老鼠却大多忽视它。  

首先,研究人员使用机器学习算法寻找可以解释小鼠活动水平差异的生物学特征。他们的发现让他们感到惊讶:遗传学似乎与此无关,但肠道细菌的差异似乎更重要。一些研究支持了这一点:繁荣的肠道微生物群与小鼠的最佳肌肉功能有关。 

果然,当研究人员给老鼠注射广谱抗生素,杀死它们的肠道细菌时,老鼠能够跑的距离减少了一半。但是在没有抗生素的情况下,老鼠大多恢复了以前的表现水平。 

该研究结果于 12 月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表明肠道微生物组可能有助于调节运动欲望。 

如果在人类身上得到证实,这个假设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大约一半)没有达到推荐的身体活动量。有些人可能会责怪缺乏时间、精力或兴趣。但也许原因可以归结为生活在我们肠道中的数万亿微生物。  

这一系列研究还可能导致基于微生物组的方法让久坐不动的人离开沙发或优化运动表现。   

但是,您的微生物群如何影响您运动的动力呢?为了找到答案,研究人员将注意力集中在大脑上。  
 


肠脑连接 



用抗生素治疗小鼠后,研究人员对啮齿动物纹状体(rodents' striatum)(大脑中负责动机的部分)中的 RNA 进行了测序。他们发现细胞多巴胺受体的基因表达减少——多巴胺受体释放神经化学物质多巴胺(dopamine),让你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一些好事。换句话说:用抗生素治疗的小鼠在跑步后受到的多巴胺刺激较少。  

“只有当我们开始关注大脑时,我们才明白微生物组对运动能力的影响是由中枢和周围神经系统介导的,”研究作者、宾夕法尼亚大学微生物学家克里斯托夫·塞斯博士(Christoph Thaiss, PhD)说。“这种认识彻底改变了项目的轨迹。” 

为了弄清楚结肠中的细菌究竟是如何向大脑发出信号的,研究人员在几年内进行了一系列实验。他们鉴定出两种类型的细菌,直肠真杆菌(Eubacterium rectale)和规则粪球菌(Coprococcus eutactus)。这些菌株产生称为脂肪酸酰胺(fatty acid amides)的化合物,可与肠道内的内源性大麻素受体(endocannabinoid receptors)相互作用。  

这些内源性大麻素受体向大脑发出信号,要求其减少单胺氧化酶(monoamine oxidase)的产生,单胺氧化酶是一种分解多巴胺的化合物。随着大脑中这种多巴胺清除化合物的减少,长时间运行后会积聚更多的多巴胺,使小鼠感觉良好并渴望很快再次进入健身轮。  

塞斯说,这种肠-脑通路“可能已经进化到将长时间体力活动的开始与胃肠道的营养状况联系起来”。肠道细菌会监测您结肠中的物质,并告诉您的大脑您是否有足够的食物来为锻炼提供能量。  

您的结肠或肠道寄居着数万亿个微生物,其中可能有数百种不同的细菌菌株。这些菌株取决于你吃的食物和你所处的环境。 

“基因对微生物组的影响相当小,”塞斯说,“但生活方式因素会强烈影响肠道微生物组的组成。” 

他希望开发营养干预措施来促进激发型细菌(motivating types of bacteria)的生长,这种细菌会让你想要跑 5 英里。 
 


下一步是什么?   



展望未来,研究人员需要找出肠道是否也会影响人类的动机。为此,他们正在分析具有不同运动动机水平的人的肠道微生物组。  

“有了足够的样本,我们就有可能将存在于运动动机个体中的微生物群种类联系起来,”该研究的合著者、该大学的生物学家尼古拉斯·贝特利博士(Nicholas Betley, PhD)说。 

肠道微生物组的变化可能有助于解释某些人在长跑比赛中出现的“赛跑者快感”。该研究还可以帮助促进重量训练或运动参与。  

“想象一下,如果一支运动队能够以最佳方式激励团队中的运动员进行锻炼,”贝特利说。该实验室正在研究微生物组对高强度间歇训练的影响。 

研究人员推测,从肠道到大脑的信号也可能以其他方式影响身体过程。  

“这些信号如何改变生理机能并影响健康有很多可能性,”贝特利说。“一组新的研究很可能会建立一个全新的运动生理学分支。” 

 

相关诉求 [ AI食疗 ]